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手游私服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微笑_0

[复制链接]

4795

主题

4795

帖子

0

论坛币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4483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微笑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一、
    小猴是谁?
    啦!那个长着猴撮撮的腮帮、猴撮撮的眼、精猴瘦身躯的小猴。这不,正爬在桌上睡觉呢!
    响午的烈日,爆晒着布丁似的学校,大地升起股浓浓热气。这座知识宝库的门槛;这块远离尘嚣的无垢乐土,在艳阳下也昏昏欲睡。只有校院内那颗大柏杨树上,偶尔啾啾传出几声稍带生机的鸟鸣。
    二楼的教室,从右数起的第三间。玻璃窗破损厉害,透过不归整的窗格,一个花发老先生,戴付厚实的老花眼镜,手里拿着叠卷子,坐在讲桌后面,嘴里嘀咕不停。
    与外面静谧的环境不同的是__教室里嗡声悄起,宛如蜂房的蜜蜂一起煽动翅膀。嗡嗡声在这凝固的天籁间,恍如流动着一首祥和的交响乐章。乐章起始部是几个生涩的重音,“王小猴!”没有应答。。。。。。重音提高八度“王。。。。。。小。。。。。。猴!”几秒、几十秒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倏地,小提琴接住欲坠的乐章,微小六一儿童节:中科为孩子们送出爱的惊喜!而急促。“喂,醒醒!快醒醒!”是个童贞女的呼唤。这急迫的呼唤,焦躁地想引出乐章主题。果真,小提琴音一落,单簧管隐隐吹出乐章主题,“呼。。。。。。”若隐若现的主题曲,天马行空般耐人寻味。
    “喂,快醒醒!”小提琴音一顿,单簧管的主题曲自然转高,且密集嘹亮。四下里静悄一片,只有单簧管一遍一遍重复着乐章的主题,继而把乐章推向展开部。
    又是几声重鼓,主题曲依旧。猛然间,锣鼓声密集,各式乐器生动自然地接合在一起__笑声、吵闹声、尖叫声展现出自然界中生命最原始的情欲,这不断交织的乐器声中,乐章达到高潮。连续不断的高音,持续、再持续__乐章升到高不可测的巅峰。
    “王。。。。。。小。。。。。。猴!”尖锐的锉顿,刹那间,笑声、吵闹声、尖叫声、鼾声和童贞女的呼唤声消失了,一片静寂。
    “有!”高八度以上的转折,凝滞的乐章又泛起涟漪,各式乐器声疯狂地又响起。小猴用袖口抹了把嘴角的口涎。
    “九。。。。。。分!”悠远古老的颤音又一次把乐章推向高潮。欢快的音乐把教室翻个个,大地也在颤动。
    乐章流畅缓慢地在下课铃声中结束__
    二
    小猴把书包往床上一扔,木然倒到床板上。“九分!”这两个字铁石般横亘在心头,不觉内心充满恐惧。这两字不仅是冰冷的数字,而且还是父亲手上的棍子。老天!他不敢想后果。昏然一阵,突地跳起来,从枕下拿出块小圆镜。立刻,镜里的人便直愣愣看着他。
    小猴爱好可多,照镜子解闷是前段时间培养的小爱好。他不停做鬼脸,把猴眼左右上下转动,一会儿,眼睛就不谐调地斜斗起来。他想朝镜里的猴脸笑一笑,鼻子和眉头却皱成一堆,黄生生的大板牙和牙床便露出来,怪异的模样__哭笑不分。他继续努力,直到两颊发酸,唾液也流出口角。白癜风手上早期图片解析心理调控的重要天!“笑”已是长沙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他心理和生理上的天生缺陷,无论如何努力,当他第一次面对“自我”容颜时,就发现他少了根“笑”神经。
    小猴颓然地骂骂咧咧,又重复几次怪表情,才绝望地放下手中的镜子。
    生活里,小猴又怎么知道__有多少人能微笑面对“自我”;又有多少人能看清“自我”的音容。
    那时候,可没有什么电动玩具、电子游戏之说。可讲到玩,小猴绝活可多。弹玻璃珠的绝技,就象“斯乐克”的高手,怎么击球都随心所欲。这项绝活也为他带来不少财富。平日里,他口袋里从不少于两元钱。这个数字,在那个年代,可是孩子们眼里的幸福数字。另一项绝活是玩弹弓,数以百计小生命在他手上给剥毛去皮,油煎着进入他的胃。
    这天放学,他和小麻雀、小乌龟三人跑到学校后面的巷子里,用孩子们的方式,弹玻璃珠搏。仨人都是此道高手,经验和技术精湛高深。从下午到天黑才罢手。小猴背着满是玻璃珠的书包,口袋里装着赢来的三元钱,心中充满胜利的喜悦和骄傲。这场不见血刃的争斗,耗去不少心力。在他熟悉的行当里,他猴子般的灵性,真可谓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”。
    尽管平时他摸黑回家,今天却很晚,街灯早亮。路上,他买了两个饼,满足地享受着劳动果实。
    小猴的家在市中心翠湖公园旁,相隔着一条公路。那是青一色老式红木结构的两层小天井,五六家人挤在一个院子里。他推开院子门,脑袋瓜子早编好篇完美谎言。不过,经过狭窄的过道时,心中还是发慌。
    终于推开家门,父亲那张雷公脸上挂满怒容。青着脸问他晚回家的究竟,老鼠见猫的懦弱,小猴心惊肉跳地回答:“今天,老师留我补习功课。。。。。。”话音未落,父亲揪住领口就扇他一记耳瓜子。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小猴早当成家常便饭。可今天父亲火大,就不只是一记耳光那么简单,他拖着小猴到门后,抓起扫帚劈头盖脸打将下来,边打边骂:“我×你妈,老子让你说谎!”
    小猴杀猪似的嚎叫,狭小的天井就成了这两人的世界。当邻居拉开拼命的父亲时,小猴嘴里仍一个劲尖叫:“爹!下次不敢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四周的宁静,宛如海上风暴突起突落。小猴爬在桌上,右上角铺着张考卷,卷上满是鲜红的“×”,红色的“9分”龙飞凤舞般渗透卷背。
    小猴千算万算,还是漏算班主任家访。他噙着泪,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啜泣不止。父子俩折腾近一个小时,小猴不仅失去玻璃珠和制做精美的弹弓,身上的钱也给搜去。他撒谎的天性改不了,说三元钱是路上拾的,死活不承认是赢来。这点理智他还有,如若口吐真言,那皮肉之苦就不是这样轻松。
    他心烦意乱地翻着掉了书壳的破旧数学课本,眼前横七竖八的数字恍若蝌蚪般游动,慢慢地倦意涌上心头,强撑的眼皮竟沉重闭上。眼皮轻轻颤动,上翻的鼻孔一张一歙,自然欢快的鼾声悄然起伏。这时,他嘴角甜蜜泛出条弧线,规整的线条顶端凸成一团肉丘__他竟笑了。
    “啪”清脆地响声,弧线折皱恢复老样子。“狗杂种,老子让你睡觉!”父亲抡起膀子,噼噼啪啪扇起来。“乒!”一声,猴嘴磕在桌上,几秒钟后,鲜血便涌出来。暴怒的父亲也给吓住,未再下重手。可小猴连哭都哭不出来,哼哼叽叽泪如雨下,只一会,泪水合着鲜血染红了前襟。
    母亲赶来,慌了手脚。对着父亲又哭又叫,忙乱抱起快昏厥的孩子,坐着父亲的自行车赶去医院。猴嘴上缝了十二针后,血止住了。起线那天,一星期靠流食的小猴,就只剩一把骨头。
    回了家,小猴拿出镜子,却给里面的人吓一跳。在他幼稚的生命意识里,对别人的残缺有种恶意的快感,而自我的缺陷却令他恐惧焦虑。猴脸青黄不成人样,尤其未消肿的肥唇,上嘴皮象给人扳成两瓣,正中泛白的裂缝,在他眼里扩大成条鸿沟,异常恐怖。那真是条无法填平的沟壑,立刻让他烦燥急愤,对父亲的恨意,竟暗自诅咒他生命的消失。他平静下来,“微笑”再不可能,甚至他都怕了镜子里的鬼脸,镜子给他摔个粉碎。
    小猴留了级,本不能再进学校,母亲苦苦哀求才使他得以读书。学校没变化,小猴的班主任可头痛之极。这块热山芋她也无法处理。说小猴闹吧,他的举动还不至于开除的罪行,可他的许多小动作还真应了那句俗话“毛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”。他的任意妄为,天生就是“问题儿童”。
    三
    小猴的父母同在环卫站工作,母亲是扫街的清洁工,父亲是开环卫车的司机。在小猴出生前的那几日,快乐的父亲做个美梦,梦见生个大胖儿子,竟还化龙升天。这可不得了,父亲找几个算命先生一说,皆众口一词“了不得”。此子必能大富大贵。父亲是心花怒放,整日托人给儿起名。可孩子出世当日,望着这个小老鼠似的小生命,心就凉了半截。他一直追问医生是否抱错,医生告诉__他们脸嘴一模一样,何来抱错之理。失落归失落,父亲还是为起名伤透脑筋。好不容易,单位上一位老师傅起了个响亮名字__“晓侯”。
    这孩子天生“逆种”,自出生之日起,便不断折磨这两口子。正经事是从未用心,乱七八糟的恶作剧可真不少。老子的打骂从未间断过。打一次,过几天仍狗改不了吃屎,照犯不误。梦想和现实反差如此之大,老子的心是一天比一天凉。这时,差不多给他气死,却拿之毫无办法。
    小猴留级后,恐怖的脸让任何小朋友没人愿意靠近他。他孤独而狂躁,不过依然自得其乐。仍然在桌下玩他的玩意;仍然继续睡他的觉;仍然打鸟玩弹珠。他无法把精力放在那些抽象概念的书本里,仍然自行其事用自己的方式认识世界和娱乐自己。逃学早是家常便饭,迟到早退更不用说。班主任和其他老师对他语重心长的教育,也无法改变他叛逆的天性。最终,他们都只有一个想法,走吧!让他小学毕业吧。
进行期寻常型白癜风危害人体吗    小猴所在班级,最近来位漂亮的年轻语文女教师。这天下午第一节课,就是她的课。或许昨晚睡眠充足,小猴破天荒没瞌睡。校园里静谧祥和,偶尔,校园上空飞过群鸽子,鸽哨便掠过天空,沉到地面。鸽子一圈一圈飞行,哨声就围成许多圆圈,不停洒落到下面人们的耳朵里。小猴仍然在桌下玩他的玩意,一会弹弓;一会玻璃珠。十分无趣时,便东张西望,身体摇晃得象个不倒翁。
    这时,他猛然发现一件东西,这新奇的东西如此勾引他的魂魄,甚至让他忘记晃动身体。他盯着它,身体里爆发出火焰,阵阵的冲动让他忍无可忍__忘形地他重重捏了它一把。嘿!很滑腻。
    突然间,一声凄厉的尖叫,划过沉闷的空气,宛如黑暗中一道闪电,一声晴天霹雳。这下,小猴可捅到马蜂窝。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,吓得把粉笔都扔在地上。小猴同桌的女孩却抽噎出声。
    等老师明白了事情经过,三把两把就把小猴提起来;三下两下连人带书包给仍出教室。嘴里还骂着:“小流氓!没家教的小流氓。”
    小猴当时的心情无法描述,昏头胀脑中,羞愤如把利剑透过心房。他灰溜溜出了校门,咬牙切齿计划着报复。
    大街上,熙熙攘攘的人流,如同恬躁的乌鸦。小猴无精打采地东游西逛,精力也象给人抽干。前方传来锣筐声,人围了一堆。这熟悉的“哐、哐”声。就象一针兴奋剂,失落的情绪一震,小猴马上来了精神头。
    他钻进人堆,嘿!那可是猴戏表演。艺人手里的猴子可来劲,一会翻筋斗;一会换面具;一会抢艺人手上的锣筐要钱。。。。。。小猴是看得眉飞色舞、抓耳挠腮。不知不觉中,猴戏收场。小猴舍不得走,靠近打量那个同胞。他越看越来劲;越看越爱,伸手摸了把猴屁股。俗话说得好“老虎屁股摸不得”,那同伴照样也摸不得。同伴不乐意了,转身爪子一伸,小猴的脸上便留下几道疤痕。唉!今天可是他的倒霉日子。
    小猴才到院子门口,就听到父亲的咆哮,提心吊胆一探头便看见班主任和女老师的身影。一机伶,他扭头落荒而逃。
    天黑许久,幽幽街道空无一人。昏暗路灯下的梧桐树,在夜空下站成一排,笔直的在远方交叉。小猴肚皮都贴到脊梁上,难耐的饥饿使他回家。他把耳朵贴在家门上,就听见母亲焦急的声音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手机游戏公益服

GMT+8, 2019-5-22 01:35 , Processed in 0.12792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